电力上市公司2021年集体巨亏 煤、电业绩再现冰火

期货开户网 75℃ 2022-01-31 22:35

【导读】受制于2021年电煤价格的持续飙涨和屡创新高,电力上市公司业绩出现史无前例的巨额亏损。 业绩预报显示,五大发电集团旗下主要上市电企的2021年度归母净利润大幅下滑,其中两家预…

  受制于2021年电煤价格的持续飙涨和屡创新高,电力上市公司业绩出现史无前例的巨额亏损。

  业绩预报显示,五大发电集团旗下主要上市电企的2021年度归母净利润大幅下滑,其中两家预亏超百亿。其中,华能国际(600011.SH)预计2021年度净亏损98亿-117亿元,同比下降314.68%-356.30%;大唐发电(601991.SH)预计2021年度净亏损90亿-108亿元,同比下降396.05%-455.26%;华电国际(600027.SH)预计2021年度净亏损45亿-53亿元,同比下降207.68%-226.82%;国电电力(600795.SH)预计2021年度净亏损16亿-23亿元,同比下降163.67%-191.52%;中国电力(02380.HK)预计2021年度净亏损5亿-6亿元,同比下降129.27%-135.13%。

  对于业绩亏损原因,上述公司均提出主要源于燃煤成本的大幅上涨。

五大电力集团旗下电力上市公司2021年业绩变动及原因

五大电力集团旗下电力上市公司2021年业绩变动及原因

  地方电力上市公司的业绩同样齐齐骤降。据澎湃新闻梳理,粤电力A(000539.SZ)预计2021年度净亏损29亿-35亿元,上年同期为净利润17.46亿元;京能电力(600578.SH)2021年度预亏28.08亿-32.10亿元,同比减少301.15%-329.94%;皖能电力(000543.SZ)、豫能控股(001896.SZ)、浙能电力(600023.SH)、上海电力(600021.SH)业绩由盈转亏,2021年的预亏范围均达到10亿元以上。

  上述公司解释称,去年全社会用电需求超预期增长,但燃料成本大幅攀升令火电企业大面积持续亏损。京能电力提出,报告期内,市场煤炭价格持续上涨,尤其是在公司四季度承担“应发尽发”的保供任务时,煤炭价格大幅攀升且达到历史高位。销售电价虽上调,但其涨幅远低于原材料煤炭价格涨幅。

  整个2021年,国内煤炭价格呈现“先涨再跌后涨再跌”的行情。去年2月底,煤炭价格约为571元/吨左右,到了10月18日,秦皇岛5500大卡动力煤价已从2020年平均的577元/吨飞涨到史上最高点2600元/吨。燃料成本的大幅增长令煤电企业陷入“成本倒挂发电、全线亏损”的状态,多地出现限电限产。此后,国家发改委推出保供组合拳,煤炭产量快速回升,煤价降至千元以下。

  在多地电力吃紧背景下,电力市场化改革迈开大步。去年10月,国家发改委发布通知,将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扩大为原则上均不超过20%,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限制。

  这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减亏作用,但由于成本上涨剧烈,电价上浮也未能填补电企的度电亏损。

  以华能国际为例,中信证券研报数据显示,受电价浮动区间上限扩大等措施推动,公司Q4季度结算电价环比增长0.06元/千瓦时(+14%)至0.47元/千瓦时,电价上涨已经初步体现,适度帮助公司缓解煤价继续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但考虑煤价上涨剧烈,判断公司Q4火电度电利润亏损或扩大至0.10元/千瓦时。

  中电联在日前发布的《2021-2022年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中称,2021年,全国原煤产量同比增长4.7%。3-9月各月原煤产量接近零增长或负增长,四季度原煤产量增速明显回升,电煤供应紧张局势得到缓解。煤炭供应紧张导致电煤价格屡创历史新高。由于电煤价格的非理性上涨,燃料成本大幅上涨,煤电企业和热电联产企业持续大幅亏损。大致测算,2021年因电煤价格上涨导致全国煤电企业电煤采购成本额外增加6000亿元左右。

  据中电联统计,去年8月以来大型发电集团煤电板块整体亏损,8-11月部分集团的煤电板块亏损面达到100%,全年累计亏损面达到80%左右。2021年底的电煤价格水平仍显著高于煤电企业的承受能力。

  发电企业的亏损从2021年前三季度已有预兆。到了第四季度,尽管煤炭价格进入下行通道、电价上浮,发电企业、尤其是火电资产占大头的发电企业的亏损问题仍没有多大改善。

  “煤电此前亏损过,但从没像2021年亏损面这么大、亏损额这么高。”有五大电力人士曾对澎湃新闻表示,2021年发电行业的财务状况恶化较2008年更为严重。2008年,主要国家一次能源价格普涨,国内煤价随国际市场从200-300元/吨上涨到1000元以上,而“市场煤、计划电”模式下,电价上涨受抑制,由此造成火电企业大面积亏损。2021年,尽管行业迎来了发电量增加、销售收入扩大、电力政策变暖等一系列利好因素,仍难抵燃料成本急剧增长这一项因素,煤电企业无法有效传递成本,引发大面积亏损。

  与发电亏损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多家上市煤企业绩大涨。

  国内煤炭巨无霸中国神华(601088.SH)预计2021年净利润约503亿元,同比增长28%。由于其自产煤单位生产成本、外购煤单位采购成本和燃煤电厂单位售电成本同比增长,投资收益同比减少以及计提减值损失同比增加,神华因煤炭销售量和平均销售价格同比增长带来的获利被部分抵充。

  此外,山煤国际(600546.SH)预计2021年净利润45亿元-50亿元,同比增长444.14%-504.59%;兖矿能源(600188.SH)预计2021年度净利润160亿元,同比增长124.67%;晋控煤业(601001.SH)预计2021年净利润为48.68亿元,同比增长455.84%。据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截至1月29日,煤炭开采行业23家煤企有18家公布了2021年业绩预报,其中有17家净利润同比上涨,12家增幅超过100%。

  国家发改委1月30日发布消息,近期,国内煤炭日产量持续保持在较高水平,全国统调电厂供煤持续大于耗煤,目前存煤已达1.7亿吨,创历史新高。在市场供需总体稳定的情况下,近日国内煤炭现货、期货价格出现过快上涨,对煤炭市场平稳运行和能源安全稳定供应带来不利影响。国家发改委高度关注煤炭价格变动,已召开专题会议部署春节期间煤炭稳产保供稳价工作。同时,将会同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强市场价格调控监管,严厉打击现货、期货市场违法违规价格行为,确保煤炭价格在合理区间运行。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本文链接地址是http://www.qihuokhu.com/qhyw/835.html,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