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价暴涨暴跌背后:3万家贸易商喊价 高库存的发

期货开户网 161℃ 2022-01-12 09:33

【导读】煤炭是2021年大宗商品中的明星品种之一。 回溯2021年,煤炭价格先是经过前期疯涨,之后随着产能释放、打压哄抬煤价行为,价格遭遇“腰斩”,走出了暴涨暴跌的“过山车”曲线。…

K图 ZCM_0

  煤炭是2021年大宗商品中的明星品种之一。

  回溯2021年,煤炭价格先是经过前期疯涨,之后随着产能释放、打压哄抬煤价行为,价格遭遇“腰斩”,走出了暴涨暴跌的“过山车”曲线。

  据北青报报道,2021年11月初,前后短短10天,煤炭价格从顶峰直接被“腰斩”,有煤老板以亏损超过5亿元的代价,清空了手中囤积的几十万吨动力煤。

  国外的煤炭市场形势也不容乐观。2021年12月31日,全球最大的动力煤出口国印度尼西亚宣布:从2022年1月1日至1月31日期间,禁止一切形式的煤炭出口,包括正在装运以及尚未装运完毕的运煤船,以保障国内的煤炭供应。有市场分析认为,印尼禁止煤炭出口或再次将煤炭价格拉入上涨区间。

  2021年年底煤炭价格缘何出现暴跌?2022年煤炭市场价格将呈现何种走势?《中国经济周刊》做了一番调查。

  10个月新增3万家煤炭贸易商

  2021年,国内煤炭价格走势一波三折。上半年动力煤价格从年初的600元/吨持续上行至10月中旬的最高点2500元/吨。10月中旬价格见顶后,煤炭价格一路下行,短短一个多月内煤价跌至12月下旬的1100元/吨附近。

  2021年煤炭价格暴涨暴跌背后有着多重因素。中部某省国有煤企煤炭销售负责人曾辉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了一个细节,从2021年3、4月份开始,国内陆续出现煤炭贸易商注册的风潮,10个月时间不到煤炭贸易商增加了3万多家,“假设每家贸易商囤积一万吨煤,光煤炭贸易商手里就可囤积3亿多吨煤,中间商手里囤了这么多煤,煤炭价格就随着他们的喊价应声上涨”。

  “这波煤炭价格暴涨暴跌,多数煤炭贸易商都已跑回家数钱了,真正亏钱的是那些跑得慢的中间贸易商。”曾辉说。

  大量贸易商哄抬煤价,造成了“煤超疯”的现象,监管对煤炭价格不得不进行干预。2021年10月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声,“将充分运用价格法规定的一切必要手段,研究对煤炭价格进行干预的集体措施,促进煤炭价格回归合理区间”。

  1月4日,一家市值超过100亿的煤炭发电央企销售负责人舒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通过2021年下半年煤炭保供稳价工作,现在国内煤炭市场供需已实现平衡。去年11月之前,很多人预计2021年冬天将是寒冬,但由于12月份气温实际同比较高,导致各大电厂煤炭耗用远不及预期,发电厂囤积的煤压低了购煤需求。”

  曾辉补充到:“为应对寒冬发电厂拉高煤炭库存,没有达到原来消耗预期,这也导致电厂煤炭库存都处于较高位置,电厂也推波助澜打压煤炭价格,最终导致煤炭价格快速下行。”

  而2022年煤炭长协价落地,也为煤炭价格下行释放了预期。去年12月3日,全国煤炭交易会公布了国家发改委制定的2022年煤炭长期合同签订履约方案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5500大卡动力煤调整区间在550-850元之间,其中下水煤长协基准价为700元/吨,较此前的535元上调约31%。

  今年1月初,东证衍生品研究院的研报分析认为,“考虑2022年煤电长协基准价在700元/吨,预计煤价将在550-850元/吨政策指导区间波动。”

  华泰期货分析称,2022年,随着国内煤炭新增产能的加速释放,产量进一步增加,将阶段性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

  曾辉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目前国内煤炭市场已经重回供需基本面主导下的运行模式,当前煤价正在往新的价格中枢700元/吨靠,煤炭价格正理性回归至相对合理水平,煤炭生产恢复常态化也是一种必然。

  踩红线的小煤矿正在重启?

  2021年下半年出现“煤荒”以后,少数地区出现拉闸限电,严重影响生产和生活。

  去年8月开始,在保供稳价政策持续加码背景下,国家发改委、能源局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内蒙古、山西、陕西、宁夏、新疆等5省区对15座联合试运转到期处于停产状态的煤矿办理延期手续,并全部复产。

  同年10月,产煤大省山西、内蒙古等省开始推进煤矿核增产能。有采访对象反映,部分省份甚至将一些原来关停的小煤矿也纳入重启。

  2021年12月底,中部某省一名煤矿老板向《中国经济周刊》爆料:“我所在的中部省份已经支持一些之前关闭的小煤矿重启,放出的6个煤矿开采指标引发该省的各大煤炭老板争抢。”

  1月4日,曾辉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种小煤矿资源,国有煤企是不敢碰。一则煤矿规模小,二则如合作开发,对方要价过高谈不拢。但对于私营煤老板来说,抢到采矿权就是赚到。尽管目前煤炭价格掉得厉害,但是当前煤炭价格仍处于较高位置,赚钱效应仍然很明显。”

  舒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去年11月份前,国内煤炭供需出现失衡,为了提升煤炭供给能力,有些踩着红线的小煤矿也进入保供之列,所以对于有条件的省份,小煤矿的重启工作肯定都会做。但是要看到一点,针对煤矿的环保治理和安全监管是一种常态性要求,随着煤炭供需回归平衡以后,监管还是会对那些越线的煤矿收紧政策。”

  曾辉坦言:“部分小煤矿的重启,要视每个地方情况而定,比如一些经济实力偏弱的地方需要煤炭生产支撑;一些地方鉴于安全、环保因素就不考虑小煤矿重启一事。”

  有采访对象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以中部某省份为例,即使把全省小煤矿全部开启,每年新增煤炭产能也只有300-500万吨,但带来的安全和环保风险是巨大的。

  舒高表示:“很多地方对于不符合政策要求的煤矿,还是不敢大规模重启放开,但在去年下半年发生煤荒情况下,默许一些煤矿以维修等名义在阶段内允许生产是存在的。针对这种情况,只要春节一过,这些不符合政策要求的煤矿被叫停的可能性很大。”

  如何让富煤的中国不再重现“煤荒”?

  2021年,中国不缺煤炭资源,也不缺煤炭产能,却在多方因素作用下出现了一场大“煤荒”。

  到去年12月,随着保供措施落地,市场总体供应能力提升,煤炭市场供需矛盾有望逐步缓和,如何让富煤的中国不重现“煤荒”?

  据《财经》报道,中国政府强大的调控能力,正在迅速化解煤炭短期缺口造成的麻烦,但政出多门、缺乏协调,甚至政策互相掣肘,也将中国煤炭行业置于困境,亦是“煤荒型电荒”的主因。

  近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传统能源逐步退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础上。要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抓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增加新能源消纳能力,推动煤炭和新能源优化组合。

  1月4日,周掌柜咨询全球化顾问、前欧盟中欧政策顾问宋欣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短期内,中国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是改变不了的,但必须在新能源技术创新和储能方面发力,结合本国情况来推进新能源发展路径。”

  去年11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我国能源资源禀赋以煤为主,要从国情实际出发,着力提升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水平,加快推广成熟技术商业化运用。决定再设立2000亿元支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形成政策规模,推动绿色低碳发展。

  华能集团燃料部市场研究所处长张海林表示,我国煤炭资源禀赋决定了煤炭需要在全国范围内流通和配置,形成了“西煤东运、北煤南运”的格局,随着煤炭产能集中度进一步提高,运输距离变长,全国供应弹性减小,增加了稳定供应的难度。可考虑加强煤炭产能弹性及社会储备能力建设,和宏观数据分析预警,以保证煤炭供求稳定。

  煤炭行业的储备能力建设由来已久,但在2021年“煤荒”发生的背景下,在全国各省的煤炭储备基地为何没有起到资源保障和稳定市场价格的作用?

  曾辉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建煤炭储备基地让企业来帮政府囤煤的思路并不合理。背后逻辑是:煤炭价一路上行时,煤企忙着卖煤赚钱,煤炭储备基地无煤可囤。煤炭市场下行时,市场上煤炭资源丰富,但煤企鉴于跌价风险更不敢囤煤。

  “反过来就正确了:把让企业帮政府囤煤思路转化为政府出钱帮电厂囤煤,每年‘迎峰度冬’、‘迎峰度夏’问题调煤保电都迎刃而解。”曾辉希望,省级政府层面能够设立一支煤炭基金,以各发电厂的装机规模按比例借钱给电厂购入煤炭,真正为政府囤煤。大型电厂具有天然的议价优势和存煤能力,市场低迷时多囤煤,煤价高时少囤煤。

  曾辉建议:“监管层面,只需完善制度把煤炭基金和电厂存煤管好,‘家里有煤不慌’,政府也不用每年到处调资金、全国各地跑煤。这种方式一则平抑了煤炭价格暴涨暴跌的行情,二则为每年各级政府的‘迎峰度冬’、‘迎峰度夏’工作解决缺煤的后顾之忧。”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本文链接地址是http://www.qihuokhu.com/qhyw/492.html,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