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汇市展望:日元“喜提”2021年表现最差G1

期货开户网 140℃ 2022-01-05 20:08

【导读】美元上涨、商品货币逆势上扬、英镑受加息预期支撑、欧元坚挺。过去一年,其他G10货币在美元指数反弹的背景下各有出彩表现,但日元多头所面对交易窗口相对狭窄。2022年,日元是否…

K图 USDJPY_0

  美元上涨、商品货币逆势上扬、英镑受加息预期支撑、欧元坚挺。过去一年,其他G10货币在美元指数反弹的背景下各有出彩表现,但日元多头所面对交易窗口相对狭窄。2022年,日元是否出现多头买入时机?

  2021年表现最差G10货币——日元

  2021年美元兑日元从年初的103.40到年末的115.10,涨幅超过11%,创下2014年以来最大的年度涨幅 ,日元也因此“喜提”2021年表现最差的G10货币之名。

0.jpg
1.jpg

  由于日本经济复苏节奏温和,通胀也不是很高,日本央行维持宽松政策,已经明显落后于其他主要央行逐步退出刺激措施的步伐,日元全年只有在偶尔的避险情绪刺激下才会迎来买盘。

  2021年底,美元兑日元上破115心理关口,持续吸引买盘。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影响支撑着潜在的看涨情绪,标准普尔500指数创历史新高,看涨情绪在股市普遍乐观的基调中表现明显,削弱了日元的避险价值。投资者看淡奥密克戎病例激增的负面影响,在抛售避险资产的同时,纷纷涌向风险更高的资产。

  根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的最新数据,截至2021年底,日元净空头头寸规模继续增加。

  Jan Nevruzi等策略师表示,进入新年之际,围绕疫情消退前景、广泛的经济扩张和当前的就业复苏,投资者可能抱有更强的信心。

  2022年初,追逐风险的资金流动叠加美联储的鹰派前景推高了美国国债收益率,额外提振了美元兑日元汇率。美国国债收益率飙升,10年期国债收益率自奥密克戎出现以来首次突破1.60%,创下2009年以来的最大开年首日涨幅。尽管疫情对经济构成严峻挑战,但投资者风险情绪仍然高涨。

  2022年日元下跌动力之日本经济

  美元兑日元在2021年的飙升程度超过了美国政策正常化带来的潜在影响,日元卖盘增仓与投资者对日本经济前景的不看好以及对其相对于其他国家的复苏步伐缓慢有关。展望2022年,由于日本经济前景疲软,分析师普遍认为,日元上半年走势依然会落后于主要货币。

  瑞穗银行首席市场经济学家Daisuke Karakama指出,美国和日本之间的经济增长差距不断扩大,部分原因是日本为控制疫情传播而采取了更为严格的限制措施,这将继续给日元带来压力。日本经济活跃程度可能持续受限,日本不可能在2022年填补与美国的差距,这些预期削弱了日本资产的吸引力,使得日元在主要货币中表现比较疲软。该分析师预计日本在众多发达经济体中或长期处于落后位置。

  日本经济2021年第三季度出现两年内的第五个季度萎缩,第四季度同样不被看好。数据显示,日本2021年第三季度实际GDP环比下降0.9%,按年率计算降幅为3.6%,个人消费和公共投资环比下降1.3%和2.0%。日本政府称,汽车、家用电子产品消费下降拖累了私人消费。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称,目前GDP疲软可能是由于消费下滑,第四季度消费支出有望回升,日本经济可能会逐步复苏,但必须警惕长期全球供应紧张带来的冲击风险,用经济一揽子计划支持家庭至关重要。

  日本经济再生大臣山际大志郎称,日本经济继续复苏,但步伐正在减弱,需要政策支持。

  目前日本消费停滞已经延长,出口和产出徘徊在疲软状态,经济复苏被推迟了一些,可能在2022年上半年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野村控股外汇策略主管Yujiro Goto表示,美元兑日元2022年上半年有可能突破120,这意味着日元将至少再贬值4%。

  2022年日元下跌动力之日本央行政策

  日本在疫情后依旧没有通胀的迹象,因此日本将继续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日元面临中期的下行压力。相较于西方国家央行,日本央行面临的情况不同,无论是整体CPI还是核心CPI,上升的速度远低于其他主要经济体。市场预期日本央行会维持宽松政策,而美联储将推进减码计划,可能令美元兑日元上涨。法国东方汇理银行高级外汇策略师David Forrester表示,“2022年全球经济开始转向常态化,将导致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几家央行的货币政策正常化,给日元带来压力。”

  随着被压抑的需求改善,日本经济可能会逐渐好转,但日本央行仍然要保持宽松政策。由于能源成本上升和企业通胀预期上升,日本通胀压力可能会增强。但目前日本央行没有理由调整宽松政策,因为物价目标尚未实现。与西方国家高于趋势水平的通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距离实现2%的通胀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渣打分析师Steven Englander表示,日本没有通胀问题,他们是真正不必担心加息或在货币政策上表现激进的几家中央银行之一。

  日本央行认为,近期日元走软反映出日本和其他国家在通胀和货币政策立场上的差异。目前来看,日元疲软整体利好日本经济复苏,日本央行将继续关注国际市场汇率走向。

  黑田东彦则重申,日本央行将继续坚持2%的通胀目标,如有必要将毫不犹豫推出进一步的宽松措施。

  星展银行经济学家称,2022年美元兑日元将交投于115-120区间。日本央行可能会花更多时间讨论,而不是采取措施逐步淘汰其大规模刺激措施,预计日本央行2022年将短期利率维持在-0.1%的水平,并通过购买长期国债,使长期利率维持在零左右。

  美联储加息的两面性

  从以上论述可以看出,美日两国央行政策差异是给日元带来卖盘的主要因素之一。美元兑日元2022年第一季度的走势很可能取决于市场对美联储鹰派程度的预期。现在看来,美联储购债计划将于2022年初结束,这可能会让美联储在需要提前加息时拥有一定的可操作性。当然,这将取决于美国通胀的发展情况。在美国,整体物价的增速是近40年来最快的,预计2022年价格增长仍将高于美联储的目标,2022年核心个人消费支出将在2.7%左右。

  市场目前预期美联储5月启动加息,即将公布的美国2021年12月就业数据和美联储12月会议纪要可能会指向更早的时间点。

  “3月会议存在可能性,本周的数据表现更加强劲将会意味着,3月加息并非不可想象,”AmeriVet Securities美国利率主管Gregory Faranello表示。“利率上升并不奇怪,因为市场预计美联储将在今年加息。”

  根据当前的利率期货价格,美国联邦基金利率目标料在5月首次上调,年底前料将上调77个基点。接受彭博调查的策略师预计,到2022年末美国国债收益率将更高,2年期收益率将升至1.12%,10年期升至2.04%。

  瑞士信贷称,如果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预计将进一步提振美元兑日元。预想的情况是,美元兑日元在2022年第一季度早期出现新一轮上涨,挑战1990年4月以来的长期下行趋势线——116.85左右。虽然需要对美元兑日元将在116.85附近进入新盘整阶段保持警惕,但瑞士信贷认为,该货币对会寻找决定性突破,阻力位于2016年12月高点118.61-66,最终升至122.90-123.00。

  但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在美国加息将提前的背景下,有观点认为2021年呈贬值趋势的日元汇率到2022年将明显反弹。一般来说,美国加息将导致日元贬值,但是日元具有在美联储过去五次开启加息后更倾向于升值。野村证券首席外汇策略分析师后藤祐二朗称,日元因预期美国加息而贬值,但在启动加息之后,将迎来利空出尽。

3.jpg

  历史数据显示,日元是美联储加息启动后半年内平均涨幅最大的主要货币,加息后日元相对美元平均可以上涨10%左右。

  摩根大通驻东京日本市场研究主管Tohru Sasaki表示,“在美联储加息之前,美元兑日元往往会走高,而当加息实际发生时,美元兑日元则会下跌,因此,预计美元兑日元将在2022年中左右升至117附近,并在美国开始加息时见顶。”

  策略师称,因为市场对于日元的看空预期趋同,日元空头会在美联储加息前积聚,而在“买预期,卖事实”效应的影响下,美联储加息的启动反而成为了日元空头了结的契机,日元在2022年底有望回升至107。

  此外,还有观点认为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将迎来转折点,推动日元升值的因素有可能会相继出现。摩根大通分析师Sasaki表示,“大多数市场人士认为日本央行的政策转变是暂时的,因此,鉴于累积的大量空头头寸,任何对这一转变的怀疑,都有可能推动日元升值。”

  多头期待的另一时刻

  避险情绪是影响日元的主要因素之一。长期低息环境是日元成为避险货币的直接原因。1990年代初期,日本房地产泡沫破裂,日本经济陷入停滞,遭遇“失去的20年”。2008年次贷危机后日本经济形势急剧恶化,日本实际GDP增速在2009年降至-5.4%。为了重振经济、刺激通胀回升,日本央行实施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不断降低利率,更是在2016年初开始实行负利率,并持续至今。日本长时间的低利率环境,一方面导致日元成为国际套息交易中的主要融资货币。另一方面,低利率环境还限制日本央行继续降息的空间,令日元突发贬值的概率变小。

  因此,除了美联储加息后日元走势的历史规律将给多头带来信心之外,投资者还将从一些风险事件中寻找避险情绪,抓住围绕美元兑日元的一些短期机会。

(文章来源:新华财经)

本文链接地址是http://www.qihuokhu.com/qhyw/354.html,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