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解镍现货上调至29万元/吨 三元材料环节“家有

期货开户网 80℃ 2022-03-10 20:54

【导读】主流大宗商品的定价都离不开期货,原油、有色皆是如此…… 3月8日,镍价史无前例飙涨过后,LME宣布暂停了伦镍期货的交易,同时取消了当天的所有交易结果。全球镍产品定价的锚随…


K图 nim_0

  主流大宗商品的定价都离不开期货,原油、有色皆是如此……

  3月8日,镍价史无前例飙涨过后,LME宣布暂停了伦镍期货的交易,同时取消了当天的所有交易结果。全球镍产品定价的锚随之消失,可参照的价格坐标只剩下了沪镍期货

  不过,由于伦镍的非理性上涨,沪镍与其产生了巨大的内外盘价差,并且在惯性思维的带动下继续上涨。至3月9日收盘,沪镍期货再次全线涨停,其中主力2204合约当日结算价已升至26.77万元/吨。

  价格传导机制下,部分镍产品现货价格短期内跟随上行。

  仅以电解镍现货为例,百川盈孚数据显示,3月9日金川电解镍块状、板状价格已分别上调至29.45万元/吨和29.33万元/吨,单日上调幅度均为5.14万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了解到,就下游镍产品来看,国内硫酸镍现货近两日也出现明显上涨,镍铁、三元前驱体和材料价格则保持相对稳定,上调幅度较为有限。

  整体上看,缺少统一价格指引后,国内镍行业下游产品走势差异较大,各个环节正在寻求新的价格平衡。

  电解镍领涨,现货已高于期货

  一般来说,期货价格因具备价格发现的功能,会对现货价格带来一定指引。同时,因为仓储、交割成本的存在,期货价格会处于升水状态。

  而就3月9日的市场表现来看,反而是现货价格更高。

  至当日收盘,沪镍期货近月合约,也就是距交割最近的2203合约结算价为25.44万元/吨。

  百川盈孚数据则显示,同期国内电解镍市场均价已达32.11万元/吨,前一日该价格尚不过23.64万元/吨。

  该机构追踪的几个重点区域价格中,金川块状、板状电解镍及9980镍板价格均超过29万元/吨,华通现货、广东现货价格则在29.28万元至29.47万元之间。

  而上述价格还属于相对温柔的价格,贸易环节报价更高。

  以上海两家贸易商为例,3月9日当天电解镍报价已达35万元/吨,单日调涨幅度超过10万元。

  可见,在缺少相对统一的价格指引后,电解镍现货市场因为没有涨跌停板的限制,其价格调涨力度更为激烈。

  “因LME将8日交易价格取消,市场成交情况延续清淡。只有刚需客户为了生产需求接单,但是整体数量有所下降。”一名百川盈孚镍行业分析师指出。

  其他涨幅较为明显的还有硫酸镍。自伦镍3月7日开始非理性上涨后,国内硫酸镍价格调涨速度明显加快。

  3月7日,电池级硫酸镍市场均价在4.33万元/吨左右,此前近一年时间多处于3万元至4万元区间波动。

  但是,到3月9日时,电池级硫酸镍市场均价已经快速上涨至6万元/吨,单日调涨幅度达8500元。

  “今日沪镍再度开盘涨停,硫酸镍价格跟涨,但受现货层面影响,多数厂家封盘暂停报价,目前市场仍以观望为主。”上述百川盈孚人士指出。

  他还表示,国内库存将进一步降低,成本向下游传导难以避免,LME宣布取消了周二的全部交易,但镍价仍远高于基本面。

  接下来,就要看伦镍、沪镍等期货盘面的走势了,如果镍价能够在高价区域稳住,硫酸镍在成本端高价镍豆的支撑下,市场价格仍然不排除继续上涨的可能。

  不过,考虑到短期镍价上行主要受资金炒作影响,并且已经大幅脱离基本面,伦镍期货恢复交易后亦可能理性回归,其对上述产品的价格拉涨效果也将随之消失。

  消耗原料库存阶段,三元材料高位维稳

  三元电池,最核心原料是镍、钴、锰,外加一个必不可少的锂。

  锂、钴价格处于高位,相对便宜的只有镍和锰。镍价突然而至的上涨,使得动力电池成本再次面临上涨风险。

  对此有机构按照“每Gwh需前驱体1400吨,5/6/8系对应单吨前驱体用镍量0.323吨、0.387吨、0.515吨”假设条件测算的结果为,镍价每上涨10万元、50度电单车成本上行约3000元左右。

  而就三元电池材料环节来看,短期内价格虽然也有所上调,但是幅度要明显小于电解镍等上游产品。

  仅以镍含量最高的三元前驱体811为例,3月8日价格为16.4万元/吨,今日只是小幅上调2000元至16.6万元/吨;同期,三元材料811市场均价也出现了2000元的上调,目前最新价格在40.9万元/吨左右。

  来自百川盈孚的反馈称,目前主流企业生产较为稳定,大厂开工率较好,但是中小企业受原料供应不足限制。

  三元电池材料环节价格表现不敏感,可能受两方面因素影响。

  首先,上游硫酸镍等原料价格调涨时日尚短,传导至下游前驱体等环节需要时间。其次,镍价大涨之前,动力电池材料厂观望态度明显,目前处于消耗库存阶段,短期内不敢高价拿货。

  比如国内某三元材料头部上市公司董秘近期便表示,公司原料库存大概在1个月左右,生产主要根据客户订单数量确定,具体价格跟随金属价格浮动调整,这就需要与下游协商确定了。

  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假设企业高价买入原料,最终客户价格不愿承担成本上涨的传导,材料厂岂不是要自负盈亏?

  “国内市场来看,由于沪伦镍极端的负价差,伦镍大涨推动沪镍被动跟涨,而一旦伦镍转为掉头向下,这无疑将加大沪镍双边波动风险。”中信期货有色金属研究员沈照明指出。

  毫无疑问,近期镍市场波动风险激增,期货投资者、产业链各环节企业都应将防范风险放在首位。

  包括沪镍期货、电解镍现货和上述细分环节,最好的策略就是观望为主,等待伦镍恢复交易,并且走势相对明朗后,另行恢复采购。

  至于部分正极材料生产商所担心的4月份原料供给问题,到时可能将不再是问题。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文链接地址是http://www.qihuokhu.com/qhyw/1653.html,转载请注明来源